搜狐体育讯 从体育发展史来看, 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对自行车运动员进行了小规模的某些药物检测,这是首次在奥运会上进行兴奋剂检测的尝试。全球正式开展反兴奋剂斗争应从1968年的格勒诺布尔冬季奥运会和墨西哥城夏季奥运会开始算起。至此以来,检测方法归纳起来不外乎尿检和血检两种,其中尿检是最常用的方法。而飞行检查则是国际社会为推进反兴奋剂斗争而祭出一记“杀手锏”。

尿检,就对运动员的尿液样本进行化验,由此判断运动员是否使用了兴奋剂。为什么通过尿液就可以判断运动员是否使用了兴奋剂呢?原理很简单。由于人体服用或注射药物后,这些药物及其代谢产物在一定的时间内或多或少地会出现在尿液中,通过对运动员的尿液作定量及定性的检测工作,就能检查出这些运动员是否使用过兴奋剂。

尿检的步骤通常是这样的:当运动员接到药物检查的通知后,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到检查站接受检查,在同性别的工作人员监督下到专门厕所留取尿样,然后检查人员将采集到的尿样分别装入A、B两个集尿瓶中。A瓶用做试验,B瓶封存于专门的冰箱中待用。当工作人员查出A瓶为阳性时,将这一结果报告有关负责兴奋剂监督委员会,再由它通知该运动员所属的代表团,并要求运动员做出用药说明。此外,检测人员在有关方面监督下,开启B瓶尿样进行复查。若A、B两瓶尿样为同样的结果,再报告上级领导机构,以决定对运动员如何处理。

取样结束后,进行实验室分析,目前所运用的是从20世纪80年代发展起来的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技术。通常分为两个过程。

首先,检测人员将这些尿样经气相色谱分析仪进行分析。样本的一小部分经气化后,经过检测仪,样本的化合物分解后依次排出,其特征被记录下来,并与计算机资料库中一系列已知的参照物质作比较。因某些化合物气化后会被破坏,因此对尿样还需要用溶剂运载样本,通过高性能的液相色谱仪分析,各种化合物便会分解出来。

其次,在以上两种检测的基础上,把发现的有禁用物质的成分输往质谱仪鉴定,并由计算机将此物质与数据库里的已知特性的物质作比较。

现在,利用最新的高分辩率质谱仪,检测技术上有了新的飞跃和发展。按国际奥委会规定,从1997年开始,检测的精密度从过去每毫升10纳克提高到12纳克,灵敏度提高了510倍。就如同一个25×50平方米的标准游泳池中,过去加一小匙糖能正确测得含糖量,现在5—10个标准游泳池放满水,同样加一小匙糖,照样能测出。过去停止服用兴奋剂两周后查不出来的,现在即使间隔50—60天,也难逃高科技的法网。

血检,即血液检查,就是指按照一定程序和要求,从运动员身体中抽取一定量的血液,对其检测和分析,然后依此判定运动员是否使用了兴奋剂。

运动员只要使用了兴奋剂,它就要和营养物质以及其他代谢物一起以血为载体送到体内各个器官、组织直细胞,并发挥它的作用。这时只要对血液进行检测,就能及时精确地“抓住”服用兴奋剂的证据。尤为突出的是,有的违禁药物目前难以在尿检中查出,如缩氨酸、荷尔蒙及其同类产品像促红细胞生长素(EPO)、人体生长激素(hGH)等,而血检则能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血检的程序与尿检不同。以国际田联1994年4月公布的《兴奋剂检查程序手册》为例,当某运动员被选定进行血检时,他将会得到通知书,并签字表示认可。如他拒绝提供血样,国际田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将直接通知运动员提供血样。如果运动员在通知下达一周后仍拒绝检查,即按照服用兴奋剂进行处理。

取血应由医学专业人员进行,取血前应向运动员出示医学资格证明。取血器材包括止血带、血样包(内有无菌静脉管、真空样品管、注射器),还有无菌台布和样品包装传送盒等用具。运动员可自己选择一个血样包。

取血部位在运动员上肢肘窝处的表浅静脉。一共抽取25毫升血液,分别注入4只真空样品管。由取样员将其分为A、B两组,编号置于样品传送盒中,立即封存。运动员在确认了自己血样编号,认为抽血取样程序无误后再行签字。

运动员在兴奋剂检查单上,还要详细提供前10天内服用的所有药物名单,说明前6个月内是否接受过输血。运动员最后拿到兴奋剂检查单后,血检即告结束。我国在第九届全国运动会上已开始了大量的血检工作。

飞行检查,简称“飞检”,亦称赛外检查,指的是在比赛以外期间进行的不事先通知的突出性兴奋剂抽查。

1991年,国际奥委会通过了一项议案,率先在其医务委员会下成立赛外检查委员会。如今,绝大多数国际体育组织和许多国家已开始实施赛外检查计划。

“飞检”可在一年中的任何时间和地点进行,检查重点一般都放在训练阶段,因为运动员最有可能在训练阶段为增加肌肉力量、快速消除疲劳而使用兴奋剂。“飞检”的主要对象是那些著名运动员和在短期内成绩异常提高的运动员。执行“飞检”的有关体育组织的代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mconsultingsite.com/,孙杨质疑血检官取样官员和监察员可在未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突然来到受检人员的训练营地、宿舍或常驻地要求进行兴奋剂检查。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或拖延接受检查。取样官员和检查人员应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或相关的委托书。

由于“飞检”特有的突然性和威慑性,它已成为当前国际反兴奋剂斗争的“杀手锏”。孙杨质疑血检官例如国际田联在1993年对27个国家或地区的进入世界前20名的优秀运动员进行了476人次的飞行检查,其中20例检查结果呈阳性,阳性率为4.2%。而同年国际田联在比赛期间检查的阳性率仅为0.6%。二者相差近了7倍之多,事实说明“飞检”更能如实反映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真实情况。

黄征脚踏本初子午线秀文艺气质;张歆艺卖萌孤芳自赏令黄征汗颜…[详细]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