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omconsultingsite.com/,孙杨质疑血检官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对孙杨实施赛外检查时,使用了未经专业培训、不具备法定资质人员采集运动员样本,活动是非法和无效的。

2018年11月19日,国际泳联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听证会,2019年1月,国际泳联裁决此次检查无效,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2019年3月12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因不满裁决结果,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2019年11月15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就此案举行了公开听证会并通过网络进行全球直播。听证会长达12小时。

2020年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一案的仲裁结果,孙杨质疑血检官从今天开始孙杨将被禁赛8年。根据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规定,如果对此次裁决结果不满,可于30天内就非常有限范围内的原因向瑞士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广岛亚运会上,中国代表团有11人被查出使用兴奋剂,其中7人来自游泳队。这起恶劣的集体使用兴奋剂事件使得多年来国际社会对中国运动员的优异成绩始终带有偏见。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外国媒体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质疑中国游泳运动员叶诗文使用兴奋剂,曾让中国媒体和观众愤怒不已。其实从20世纪90年代之后,中国体育界的反兴奋剂工作就在不断加强和突破,2013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相关官员曾评价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这是国际反兴奋剂权威机构对中国反兴奋剂工作的高度认可。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出台的反兴奋剂工作发展规划(2018-2022)明确提出,经过30多年的持续努力,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反兴奋剂法规制度体系初步形成,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基本确立,兴奋剂检查、检测能力明显增强,宣传教育的覆盖面不断扩大,各项保障和管理措施不断完善,同时也为全球的反兴奋剂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一言以蔽之,中国对使用兴奋剂一以贯之持“零容忍”态度。

事件起因于2018年9月4日晚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3名工作人员对孙杨的一次赛外兴奋剂检查,由于孙杨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资质证明存疑,此次检查最终未能完成

2018年11月19日,国际泳联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听证会,2019年1月,国际泳联裁决此次检查无效,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2019年3月12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因不满裁决结果,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

2019年7月14日,澳大利亚媒体《每日电讯报》公布了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发生冲突的完整报告,这份报告长达59页。与此同时,孙杨刚刚抵达韩国光州备战游泳世锦赛。国际泳联对此表示震惊。

2019年7月19日,孙杨律师团队针对外媒的态度发布声明,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举行听证会时向公众开放,以求公开透明,证明自己的清白。孙杨同时反对澳大利亚媒体在互联网上煽动第三方对其产生负面和诽谤反应。

2019年8月20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由于不可预见的个人原因,其中一方要求推迟听证会。

2019年11月15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就该案举行了公开听证会并通过网络进行全球直播。在这场耗时10小时的听证会中,双方辩论的焦点集中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委托的服务公司(IDTM)检测人员是否具有相应资质。孙杨方律师明确指出血检官只有护士证但是没有IDTM授权的检查官证明,尿检官只有身份证且在检查过程中对孙杨拍照违反兴奋剂检查的规定等。案件所涉3名检测人员均未出庭。听证会结束后,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组织的本案仲裁小组主席弗朗哥·弗拉蒂尼表示,公开听证会显示了对运动员各项权利的尊重,所有证据证言都会被充分核查,裁决结果择日宣布。

然而在听证会后,孙杨“抗检”案的三名IDTM测试人员之一,表示他不是受过培训的兴奋剂检测助手(DCA),而是一名建筑工人。他本人表示做好准备在公开听证会上通过视频发言,但是没有人联系他。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公告,称因翻译不准需要双方再提供笔供等原因,不会在2020年1月中旬前做出最后裁决。

之后,孙杨恢复到东京奥运会的训练备战中,并在2020年1月的国际泳联冠军游泳系列赛的两站比赛中取得4战3冠的成绩。

2020年2月28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宣布了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一案的仲裁结果

北京时间2020年2月28日下午5点,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了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和国际泳联一案的仲裁结果。孙杨通过微博发声,回应遭禁赛8年一事,表示一直坚信自己的清白。

随后,孙杨又通过微博公开检测当日视频,质疑所谓“暴力抗检”。此外,孙杨还发布了一份针对检测当日情况的说明。孙杨称,他发现了血检官林黄芬只提供了护士资格证书(编号09092081)没有提供其他任血检官的资历证明。尿检官武兵(BingrouYang女士的同学)只提供了中国公民居民身份证,也没有提供其他任何尿检官的资历证明,都属于无关人员。

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作出裁决后,中国游泳协会第一时间对此事表态,对裁决深表遗憾。中国游泳协会一贯坚持对使用兴奋剂“零容忍”,一贯重视加强运动员反兴奋剂教育。中国游泳协会认为,2018年9月4日,国际泳联(FINA)授权的样本采集机构——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对孙杨实施赛外检查时,使用了未经专业培训、不具备法定资质人员采集运动员样本,活动是非法和无效的。中国游泳协会支持孙杨继续以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表示希望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体育组织、兴奋剂检查代理机构改进、完善规则,严格执行规则包括兴奋剂检查人员资证要求,不能忽视运动员个人合法权利,不能让任何人都可以去从事与运动员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兴奋剂检查工作。

2020年2月28日,国际泳联在其官网上发表声明,已经获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关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起诉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一案的判决,称将执行CAS对孙杨禁赛8年的裁决。国际泳联表示,虽然还会有下一步法律诉讼(指孙杨上诉),但是国际泳联将按照裁决结果,执行对孙杨的处罚决定。

2020年3月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检察日报》做出评论,其中提到“孙杨不配合药检取样的决定是错误的。其原因可能有二,第一是无知;第二是无视”,而“论证了部分检测人员缺乏资质就直接推导出检测程序无效的,进而推导出孙杨有权退出或者拒绝继续检测而无需提供检测样本的结论”也过于草率。